安徽25选5开奖记录
 
首頁 | 機構簡介| 領導講話 | 黨史研究 | 縣區動態 | 黨史資料 | 紅色史跡 | 黨建信息 | 學習園地 | 革命博物館
 

信息搜索:

安徽25选5开奖记录 外围投注规则 重庆时时彩34567技巧 德胜娱乐APP AG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 双色球彩票网址大全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手机版时时彩分析软件 北京时时是否正规 百年三肖六码com
 
劉飛——一顆子彈的故事
所在欄目:首頁 >> 黨史人物  發布日期:[ 2017-2-9 11:02:23 ]  選擇字號【 】  收藏本文
一顆子彈的故事
沈偉東

  2017年1月14日中午,筆者與“江南抗日義勇軍”(簡稱“江抗”)戰將劉飛的第二、第三代兒女子孫,來到古樸莊重的蘇州革命博物館,瞻仰從劉飛身上取出的一顆已精心保管珍藏于館中的子彈。當我從那凝結陳年舊血且早已被歲月的利齒咬噬得凹凸不平的這顆不同尋常的子彈時,不禁追溯新四軍在蘇南東路一路馳騁、所向披靡的奇跡,由衷懷念與兇殘的日偽頑殊死搏斗、浴血奮戰的劉飛將軍。

特殊子彈的由來

  新四軍一支隊六團,以“江抗”二路的番號,在葉飛的率領下,于1939年5月日夜兼程,挺進東路,狠狠打擊了日偽軍的囂張氣焰。就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里,“江抗”從最初的1000多人發展到5000多人,武器裝備得到改善,錢糧問題也得到了如期的解決。誰知“江抗”的發展,引起了國民黨當局的驚恐不安,他們一面通過第三戰區多次無端指責和蠻橫施壓,一面密令國民黨第三十二集團軍和“忠義救國軍”對“江抗”進行“剿辦”,企圖在東路地區孤立并消滅“江抗”部隊。為顧全大局,“江抗”已決定在1939年10月西移,轉而挺進蘇北。可是,西移就要開始的9月21日,“江抗”主力在江陰縣顧山南麓遭遇到了“忠義救國軍”第五、第六支隊和第十支隊部隊的瘋狂圍剿襲擊。

  面對“忠義救國軍”氣勢洶洶地進攻,時任“江抗”二路政治處主任劉飛,立即率“江抗”二路一部自東向西奮力反擊。當部隊突入“忠義救國軍”前沿陣地時,劉飛迅捷躍起,揮舞著短槍,帶領部隊冒著槍林彈雨向山上猛沖。可就在半山腰那里,突然感到胸部受到重重一擊。劉飛左胸側中彈了,頓然口鼻竄血。警衛員何彭福見狀,一面焦急地和戰士小孫哭喊著,一面從地上輕輕扶起劉飛。劉飛忍著極痛鎮靜地問:“看看我背后有沒有血,” 何彭福哽咽著說:“沒有血。”劉飛聽了宛若是在慶幸,以微弱的聲音自語道:“沒打穿就沒事。”……

  在缺醫少藥又無法手術的環境里,進入劉飛左胸部的子彈無法取出,但人卻奇跡般地活了下來。接著,他被抬上一條小船,轉送到了陽澄湖后方醫院養傷……從此,這顆子彈蟄伏在這位陽澄湖畔36位傷病員之一、共和國中將劉飛血肉之軀的胸中長達45年。

紅色經典的誕生

  1957年,已擔任上海警備區副司令員的劉飛,縱然工作緊張繁忙,但18年前留在東路開展武裝斗爭的情景始終盤繞于腦海。那一年,自已因負傷和其他的傷病員留在陽澄湖畔養傷治病。陳毅、葉飛明確指示他們聯合當地的抗日武裝,繼續開展打擊日偽頑、保護人民的斗爭。黨把他們視為蘆蕩“火種”。就在這一年,他在浙江莫干山療養時,以滿腔的激情和巨大的精力,完成了根據其口述整理的8萬字回憶錄《火種》,把他在陽澄湖畔刻骨銘心的戰斗經歷記錄了來了。就是這部《火種》以及他囑托記者所寫的《血染著的姓名——三十六個新四軍傷病員斗爭紀實》所披露的劉飛和一批在陽澄湖養傷的傷病員傳奇經歷,演繹了上個世紀60年代初創作演出的滬劇《蘆蕩火種》和之后移植改編的京劇《沙家浜》,以及期間衍生的其它許多精采紛呈的故事。

  那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后期,以創編演出現代戲見長的上海人民滬劇團資深編劇文牧,醞釀創作一部抗日題材的傳奇劇目。文牧的設想得到劇團黨總支書記、副團長陳榮蘭的贊同和支持,兩人不謀而合。為尋覓創作素材,陳榮蘭在南京巧遇了第二十軍的老戰友崔左夫,恰好剛創作完成了《血染著的姓名》,文章記述當年陽澄湖畔36位傷病員的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英雄事跡。崔左夫對陳榮蘭說,他撰寫此稿是為了完成劉飛的囑托。原來,劉飛在華東野戰軍第一縱隊副司令任上,因司令葉飛患黑熱病留在濟南治療,代行指揮南下作戰。在首戰江蘇新沂窯灣鎮一仗時,因圍殲黃百韜兵團第六十三軍,創下了一個縱隊殲滅國民黨一個軍的奇跡。窯灣之戰一結束,新華社隨軍記者崔左夫等人,就來到一縱指揮所采訪劉飛。正是這次采訪,劉飛告訴崔左夫,他所指揮的這支部隊,最早的一批骨干就是“江抗”在東路作戰時留下的三十六個傷病員。劉飛指著征塵未洗的指戰員說:“他們在陽澄湖蘆葦蕩中堅持敵后斗爭的經歷很有意思,等勝利了,你們一定要好好寫寫這支部隊!”這是劉飛于1948年11月8日對崔左夫的囑托。1949年1月,劉飛所在的縱隊整編為第三野戰軍第二十軍,他首任軍長。抗美援朝勝利回國后,二十軍下屬五十九師駐防杭州。擔任該師文化科副科長的正是崔左夫。盡管他工作很忙,但始終沒有淡忘劉飛的囑托。1957年夏,崔左夫適逢到蘇南收集蘇南地區抗戰史料,就在陽澄湖畔深入采訪后,終于創作完成了《血染著的姓名——三十六個新四軍傷病員斗爭紀實》一文,了卻久時的心愿,完成了老首長劉飛的囑托。

  文牧根據《血染著的姓名》所記述內容,憑著其編劇造詣和創作激情,很快拿出了反映在陽澄湖畔的36個傷病員斗爭生活的滬劇劇本《碧水紅旗》。這時,文牧和陳榮蘭都想到了要將劇本首先請劉飛看,因為《碧水紅旗》的劇情主要依據是《血染著的姓名》,劉飛又是劇中重要人物的原型。誰知這時劉飛嚴重的胃病已住進華東醫院治療。于是,文牧、陳榮蘭,還有滬劇表演藝術家丁是娥等到了華東醫院看望。

  這次看望取得了兩個重要收獲:一是劉飛鄭重捧出了回憶錄《火種》。這篇以他親身經歷的回憶錄,其中一部分內容就是翔實地寫述了36個傷病員在“江抗”西撤后,堅守陽澄湖地區英勇抗擊日偽頑、保護人民的傳奇故事。文牧、陳榮蘭感到《火種》對于升華《碧水紅旗》至關重要,他們回團后立即動手,對劇本作了重要修改,并受《火種》回憶錄之名的啟發,將原劇名《碧水紅旗》更改為《蘆蕩火種》,這一更名之妙在于準確地反映了當年堅持敵后斗爭的價值和地域特征。二是劉飛認為,劇本的創作和演出在貼近生活方面要下功夫,他建議飾演新四軍指戰員、地下工作者和革命群眾的演員要下部隊體驗生活。為此,他在1960年的五六月間,精心安排《蘆蕩火種》劇組的60余人前往浙江余杭,來到由陽澄湖畔36個傷病員起家的原型部隊體驗生活。

  劉飛在接待文牧、陳榮蘭和滬劇表演藝術家丁是娥等后,感到甚為欣慰。因為他當年在蘇北大運河邊縈繞腦海的蘆花夢,不僅有崔左夫的《血染著的姓名》,而且又有了自已的回憶錄《火種》,現在還有了滬劇《蘆蕩火種》,以喜聞樂見的形式,藝術地演繹陽澄湖畔36個傷病員傳奇故事,生動展現軍民魚水深情。此時,他更加懷念在陽澄湖和后來的戰斗中英勇犧牲的傷病員戰友。此時,他感到作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東方主戰場九死一生的幸存者,不僅要加倍努力完成戰友們未竟的事業,而且有責任把他們光耀千秋的英雄業績和偉大精神,弘揚光大,發揮資政育人的作用。 

  上海市人民滬劇團沒有辜負劉飛的厚望。滬劇《蘆蕩火種》首演在杭州勝利劇院一炮打響。返回上海獻演人民大舞臺,好評如潮,九個月連續演出了三百七十多場,觀眾達五十六萬人次之多,成為上海人民滬劇團1953年建團以來,演出時間最長、上座率最高的劇目,也創造了上海解放十五年來,上海戲曲舞臺前所未有的紀錄。中共北京市委在獲悉滬劇《蘆蕩火種》演出的盛況后,于1963年12月22日邀請上海人民滬劇團赴京演出。這次演出,令北京人民刮目相看,獲得了巨大成功。《人民日報》發表了《喜看滬劇<蘆蕩火種>》。江青在觀看滬劇《蘆蕩火種》后,推薦給北京京劇團移植改編成京劇,在北京工人俱樂部連演了四十五場,場場爆滿。《北京日報》發表社論,贊揚京劇《蘆蕩火種》是“既成功地表現了現代革命斗爭生活,又不失傳統京劇的濃郁韻味,是京劇表現現代生活的一次成功嘗試。”1964年7月23日晚,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小禮堂非常認真入神地觀看了京劇《蘆蕩火種》的演出。毛澤東說,戲是好的,胡傳魁、阿慶嫂、勺德一人物刻畫得好。在提出的幾點建議時,毛澤東指出要突出武裝斗爭的作用,強調用武裝的革命消滅武裝的反革命,戲的結尾要打進去。在談到戲名問題時,毛澤東幽默地說:蘆蕩里都是水,革命火種怎么能燎原呢……故事發生在沙家浜,中國有許多戲用地名為戲名,我看這出戲就叫《沙家浜》吧。于是,京劇《蘆蕩火種》更名為久演不衰的《沙家浜》。

家霖功不可抹

  在蘇州革命博物館琳瑯滿目的展品中,從劉飛身上取出的這顆子彈,多年來,已受到了許多專家學者的關注。中共十八大候補委員、軍事學博士、軍旅作家、中國人民解放軍濟南軍區善后處理辦政委高建國中將,在他于2015年12月出版的《一顆子彈與一部紅色經典》(作家出版社出版)中,開首就描述了這顆子彈:“從一支蔣(美)式0.3英寸步機槍中射出,嵌入一位十六年后榮膺共和國中將軍銜的新四軍指揮員劉飛胸中,直至將軍1984年10月24日謝世方得取出,伴隨和見證了將軍從戰爭到和平45年的軍旅生涯”。是啊,這顆凝結著陳年舊血已被歲月的利齒咬噬得凹凸不平的鐵質彈頭,使人聯想到蘇南東路地區抗日的不朽事跡,追溯“江南抗日義勇軍”(即新四軍“江抗”)在水鄉實施敵后游擊戰爭的英勇曲折的歲月……

  那末,這樣一顆不同尋常的子彈,怎么從南京市傅厚崗劉飛家中被珍藏于蘇州革命博物館呢 ?這就要提及已故的中共蘇州市委黨史工辦副主任喬家霖。

  喬家霖在蘇州黨史辦是位元老式人物。他分工收集研究蘇州抗戰史料,新四軍“江抗”東進抗日自然成了他重點接觸的內容,“江抗”、新 “江抗”部隊和譚震林、葉飛、劉飛、夏光、楊浩廬等新四軍戰將,他也就十分耳熟能詳了。其中南京的劉飛、夏光,因路程較近,來去方便,他就幾乎成了這兩家的常客。當聞聽劉飛辭世和家人商定將取出其身上子彈的信息時,適逢蘇州已決定建造革命博物館(1990年底),他隨即意識到,若能把這顆子彈陳列館中,對豐富有品位的館藏文物的作用不言而喻。于是,喬家霖匆匆趕到南京,在亦是新四軍老戰士劉飛夫人朱一面前,和盤托出自已的想法,提出將劉將軍身上取出的子彈存放蘇州革命博物館珍藏的懇請。朱一原想在失去劉飛后,子彈就是她對丈夫、孩子對父親的寄托和思念,也是軍人世家特有的精神圖騰;劉家不能沒有這顆跟隨劉飛大半輩子,牽動著朱一和孩子們心的幾十年的子彈呀!但她面對如此誠摯情意的喬家霖,作了這樣一番考慮和權衡:當年劉飛是在蘇州地區江陰顧山(現屬無錫市)被射進這顆子彈后,又前往也是蘇州地區的陽澄湖畔養傷;現在正在建造的蘇州革命博物館,將全面展示蘇州地區革命斗爭歷史最有權威的場所,把這家珍般的子彈存放到蘇州革命博物館,讓更多的一代代老老少少都能瞻仰它,從中接受教育、得到激勵,意義不是就更大了么。顯然,朱一是同意了。當她召開家庭會議就此事商量時,大家都支持媽媽的想法,一致同意將珍愛的子彈捐贈給蘇州革命博物館。1993年中國共產黨誕生72周年的前夕,在趕到南京的喬家霖的陪同下,朱一帶領了兒女,奉著子彈來到了蘇州。1993年10月1日,蘇州革命博物館隆重開館,朱一應邀出席了開館儀式。她和與會人員一起瞻仰陳列在第一展廳抗日戰爭展區的這顆子彈時,看到參觀者在陳放這顆子彈的展柜前感到好奇而駐足、凝視,頓然升騰了一股感慨和欣慰的心情。


(初稿寫于2016年10月。修改于2017年1月15日) 
 
 
外围投注规则 重庆时时彩34567技巧 德胜娱乐APP AG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 双色球彩票网址大全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手机版时时彩分析软件 北京时时是否正规 百年三肖六码com
Copyright© 2002-2017 www.fqipo.tw All Rights Reserved.(蘇ICP備06001619號)
版權所有 中共蘇州市委黨史工作辦公室 [email protected]  制作維護:大志商務
外围投注规则 重庆时时彩34567技巧 德胜娱乐APP AG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 双色球彩票网址大全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手机版时时彩分析软件 北京时时是否正规 百年三肖六码com